快乐De小米粒儿

净水:

牧羊人
(摄影:Oscar Leiva)

净水:

雷雨中的旧谷仓
这是太阳快下山前拍摄的,天空前一刻还是橙色的,下一刻就变成紫色。看到这个破旧的谷仓,我就知道自己一定得靠边停车,下来拍几张照片。这是我见过最美的夕阳。(摄影:Lena Jackson)

净水:

水洼
 摄影:Shumon Saito

净水:

水花飞溅!
   (摄影:MANOJ ODUNGAT)

Lost Penguin:

沙海驼铃:

净水:

沙丘
距离我上次回家探望家人已经两年了,那趟旅行也成了我的摄影假期。有天傍晚,发现了这座形状完美、没有足迹的沙丘。     (摄影:Lace Andersen)

净水:

不知名的瀑布。(摄影:Jon Hilmarsson)

净水:

线条之丘
用来种植幼苗的防水塑胶布非常漂亮,这很少见。 (摄影:hayashi yuusuke)

净水:

倒影 
瑞典一座湖泊的倒影。    (摄影:Torsten Muehlbacher)

净水:

天上的世界
我迫不及待地想目睹途中的山脉,结果很惊讶地看到如此美丽……或者说,美得彷佛不属于这个世界……我不曾想过上面的世界看起来会这麽迷人。    (摄影:GauravMan Sherchan)

净水:

山的光辉 (摄影:Kester Rey Celestino)

净水:

现实与虚拟  
奇幻沙漠。 (摄影:ARUP BHATTACHARJEE)

净水:

不速之客
三个孩子喜欢在前院的这株残干上玩耍,我们的狗儿朱尼想在这张照片参一咖。 (摄影:Megan Loeks)

净水:

渔夫和他的工具 (摄影:Viet Nguyen)

净水:

黎明时分的牛
 日出时放牧的牛儿。火红的阳光昭告美好早晨的到来。 (摄影:Zhenya Sneg)

阿贵视觉:

风的对称之美
早春时,我们在黎明前起来爬山,越过巨砾,登上熊栏山峰顶。寒风刺骨,但它的狂野不羁不仅和我们异乎寻常的匠心配衬,也使得人生更加完美对称。也就是在这些时刻,我感受到自己最是生气勃勃。 (摄影:Eastlyn Bright Tolle)

阿贵视觉:

巨人堤道 
(摄影:RX70 Ryszard Lomnicki)

阿贵视觉:

乌林鸮 (摄影:Harry Collins)

阿贵视觉:

魔毯 
(摄影:Martin Bisof)

阿贵视觉:

草原一点红
 一座亮红色的谷仓点缀金黄色的草原。(摄影:Todd Klassy)

阿贵视觉:

沙漠 (摄影:Uryadnikov S.)

阿贵视觉:

色彩
 海滩的夕阳。 (摄影:Karol Nienartowicz)

阿贵视觉:

生命之树
 这儿是我居住的世界。 (摄影:Keiichi Toyoda)

阿贵视觉:

黄昏期成 (摄影:Gordon Fellows)

阿贵视觉:

北棕蝠
        一只北棕蝠啜饮湖水。(摄影:E. Berg)

阿贵视觉:

(摄影:leo dean jansen)

阿贵视觉:

(摄影:Sylvia Michel )

阿贵视觉:

一棵孤寂的树。(摄影:Frédéric Lefebvre )

阿贵视觉:

海边漫步 (摄影:Masato Saito)

阿贵视觉:

爱之谷(国家地理)

阿贵视觉:

         一名小男孩闯祸后低下头。(摄影:Kaleb William Franklin)

显示更多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