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乐De小米粒儿

经典收藏馆:

穆穆vintage:

【冬之日本·飞驒雪国记】古川之夜

微博:@穆穆vintage

(日本高山市,2017年1月)


Links.Tokoto:

安房崎灯塔
天空修断层了😂 加深减淡还真不是这么简单就掌握的,太需要耐心了

Links.Tokoto:

剑指天涯
拍摄于日本三浦海岸

转载自:谷灵

1℃:

Tokoto.罅天暗房.Fopoto:

从清晨到日暮,田贯湖全天候富士行摄




上周东京初雪,之后看了下天气预报,连续三天晴天,想着富士山应该是能看清的。


于是背上了包,跑到离东京3小时电车车程的富士山下。


路线其实很简单:坐电车到富士宫下车换bus直达田贯湖。


来到日本四年多,却从未拍摄过关于富士山的照片。总想着只要在日本就有机会。因此总也不去行动


这次行动力终于发挥了作用,打包买票查路线,一口气搞定。


去的这个地方叫做田贯湖,是独立于富士五湖之外的湖泊,被称为富士第六湖。相比于富士五湖,田贯湖的公共交通并不便利,且周边民宿极少。但有个几个露营的营地,需要自带帐篷,并且支付一定的租赁费用才能露营,但也比住上万日元的酒店便宜许多了。


什么你们问我怎么露营的?哦,我没有露营,因为我要拍摄日落的赤富士,所以我错过了17:00的末班bus(这鬼地方下午5点就没车了)然后黑灯瞎火一片漆黑。


于是我只好留了下来,看着别人露营烤肉,肉香飘满了整个营地,以及看着霜降整个草坪。空气慢慢降至冰点。


后来想去酒店的大堂求助询问可否在大堂休息一晚,被告知酒店外面可以。于是就有了第九张图,但是一过零点,酒店的保安就以我不是住客为由赶出了酒店范围,然后我又摸黑继续寻找住处。


在一个营地里找到一个无障碍厕所,走进去,嗯,没有异味,手脚冻僵的我摸了一下那个马桶圈,竟然是个发热马桶圈。泪流满面的一屁股坐了上去了(这个描述总觉得哪里不对- -)再也不肯起来。


在后半夜,给自己贴满暖宝宝。出了厕所房间拍摄星空,镜头起雾了,回厕所拿点纸,给镜头吸吸水,冷了就蹦一蹦,折腾了一晚上,还要给自己拍一些装逼的自拍。


总之,磕磕绊绊终于熬到了第二天凌晨,立刻起身寻找机位,找到一个非常好的机位。也就是第一和第二张的逆富士。


因为季节原因,太阳位于富士山右边升起,想要拍下阳光和富士山,20mm的头不够广,于是我只好接片,左边右边分别手动包围,然后回来平衡曝光以后再合成全景。才有了这张对称的晨雾逆富士。


p1 p2 日出逆富士


p3 重新寻找一个机位,想要拍摄出富士山的完整山体。好运找到了。


p4 前一天的日落赤富士,4左边的那个小山坡我是避不开了。因为我当时站在一个栈桥上,左边已经是湖水了。但是第二天我发现了p3的机位,因此下一次要去补一个完整富士山的赤富士。


p5营地上拍的日落后的富士,当时整个营地飘满了烤肉香味,这个大帐篷更是过分,外面大的火堆,帐篷里面有咖啡机,桌子,各种食材,以及这个帐篷,只有两个人住。这对夫妻,第二天早上看到我跟我打招呼,然后为我煮了一杯咖啡,向我道歉没有留宿我。我笑笑说没关系。可以理解。


p6 p7 p8都是夜间的星空富士。


p9 酒店门口的自拍


p10 留宿我的公共厕所,感恩,平安喜乐。



spring photo:

北海道~~美瑛 富良野

杰PHOTO:

5P:挥杆

老妻书文:总有一处明净的风景,需要你匆匆赶赴,哪怕穿林打叶,爬山涉水;也总有一段似水的光阴,不能将之淡然辜负,哪怕漂洋过海,经风历雨...阿寒湖,一个熊出没的森密之地、一个冰清玉洁的隐者之湖...一湖深邃,一湖风骨...取淡泊之心,钓一阙夏水长天的悠然意境...无需步履匆匆,只要静坐闲逸,听悠悠天籁,应和自然宁静的心声...凝眸于这纯净无争的淡然色调,痴痴地发发呆......

转载自:Three。

阿贵视觉:

阿根印象:

长腿叔叔:

生命中的每一次逆境以及认为的创伤,无不是在引领我们通往永恒的平静。唯有灵魂的力量,可以让我们创造美好的生活。

旅行的意义,就是学会了谦卑,学会了忍耐与包容这个大同世界。

摄于/北海道

厌枝:

顺妞的旅行笔记。:

10张组图

Part1

三万株樱花一起开放是怎样美炸天的景象?

吉野的「一目千本樱」~丰臣秀吉带五百大臣亲往赏樱的圣地~据说每次有人前往祈愿,就会捐赠一株樱花树,才有这样上万株樱花漫山遍野的美景。亲眼见到,蓝色山黛,粉色花海,云雾氤氲,震撼之极~


我的微博:@刘顺儿妞

小张素爱的爱了:

箱根 大涌谷

xuanmo:

山幽水渺:

长腿叔叔:

冬季,单调的白色,萦绕着大地。摄于北海道 / 美瑛

长腿叔叔:

深奥玄寂,绮丽纤细,疏散自如,微妙虚幻,幽玄清寂。

长腿叔叔:

圣诞节,你想去哪儿? 我先说:冰岛。

图片摄于北海道。

长腿叔叔:

你是谁,路过了我的风景,在我回眸的刹那,擦肩而过。

摄于日本京都。

摄影地理:

苍旻之鹰:

爪木崎之暮

长腿叔叔:

一帧秋色入人心,或喜或悲。

摄于日本。

苍旻之鹰:

风雪中的人们(于东京新宿)

显示更多内容